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
   榜單   充值回傳

首頁     書櫃     作家     讀者     會員/充值

訪客 您好!登入       註冊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>> 菜單 >> 作家作品

作家作品



作家:Bluer
專欄:同人 - Mafia
關注  (總關注量:514)    留言送禮   

【绅士们】事不过三 DS/SP

【作品編號:40128】  完結
投票    收藏到書櫃 (5)
同人 / 男男 / 現代 / 清水 / 正劇 / 強攻強受 / 虐身
原作:《绅士们/The Gentlemen》盖里奇 (2020)
预警:SP; DS; 暴 力 描 写 

Ray站在办公桌前低着头,断断续续地叙述着俄罗斯追杀事件的收尾情况。他已经站了很久,甚至有些体力不支。第无数遍地,他悄悄把身体重心从左脚挪到右脚,从右脚再挪到左脚。他时而谈到俄罗斯残余势力的分布,时而补充些之前没有汇报过的情报信息,同时坦然地暴露出此前计划中的每一个漏洞、破绽、隐瞒。这次汇报不如他之前任何一次那样条理清晰,这似乎不像他,讲到最后,他甚至有些自暴自弃地任由自己延长每次停顿的时间,让尴尬的沉默填充进本就令人窒息的空气里。

这是最近一个月,他犯下的第三个错。在非己方势力范围内闹出人命是其一,抓到手的证人坠楼、线索中断是其二,(部分有意地)隐瞒Aslan的家庭背景是其三——前两次他是有些委屈的,shit happens allthe time, 他可以辩解是意外,可以推脱是手下办事不力,但他也明白权责统一的道理,上司只会盯对结果而不是过程。Michael当时并没有怎么严厉地呵斥他,哪怕他自己被吓得不清。因此,在Michael追问那个俄罗斯毒虫的身份时,他圆滑地省略了。他知道那个孩子是位俄罗斯富商的独子,但天高地远,他已经派人收买了所有目击者,密不透风地打点好了一切,万无一失,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。多说出来,只会得到Michael的再一次失望,他承受不了这个。他记得Michael当时多看了他一眼,没有再追问。

托Fletcher的福,百密一疏,一切差点翻盘。Michael受枪伤住院的那段时间,也是Ray狼狈地忙着收拾烂摊子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办法见到他。只有日日逼着自己忙碌到深夜,他才能压下去半夜从噩梦中惊醒的心悸。他知道的,这段时间,他不在状态。

Michael把那叠情报资料往桌上一摔。他坐进皮椅里,倚靠在扶手上的左拳抵着脸侧,从办公桌后面看着他。这个动作叫他膝盖一软。事实上,他也那么做了。在自己能反应过来之前,他的身体迅速下沉,膝盖磕在Michael办公室的地毯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心跳在逐渐加速,他微低着头,注视着前襟上的褶皱,因此不知道Michael审视的目光是否还落在他身上。他没有继续汇报,他知道自己被允许做出的辩解已到此为止。

一片寂静。这样的空白似乎难以忍受,于是很快Ray注意到了右耳边的壁炉,里面的火光噼啪闪烁。然后是Michael的呼吸声。那是从他头顶的高处传来的,若即若离,他似乎调整了一下坐姿,似乎清了一次喉咙,似乎又翻起了桌面的文书,似乎轻微地喟叹了一声。这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遥远,但无孔不入地包围住他。

长达半个钟头的沉默,他等待着来自头顶的一个宣判。中间好像有人进来过一次,可能是Bonny,Dave或者其他的什么人,应该是给Michael递送文件,反正敲门的时候Michael没有制止。那人进门之后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,认出地板上的人后,把东西放在桌上就逃也似地离开了。他不知道那是谁,Michael没有允许他抬头。

很奇怪,相比站立,跪立并不是令人舒适的姿势,Ray却觉得异常地安详,最初的紧张过后,力气顺着血管逐渐回笼,进门前闷在衣领里的冷汗蒸发,房间里所有物体的存在感都被解构。

壁炉里的火苗渐渐变小,透过窗帘的日光微弱下来,房间笼罩在冷色调的阴影里。

“过来(Come here.)。”Michael说。

Ray起身绕到办公桌那边去之前,思考了几秒,慢吞吞地取下了尾戒、眼镜、腰箍,依次放在桌角。也是在那一刻,他看到了Michael桌面上的东西——一条短鞭。一段宽牛皮对折,收束入鞭柄,通体黝黑,在昏暗的环境中浮动着黯淡的光。他的目光只在那停留了一秒,呼吸也暂停了一瞬,接着,他自然而然地脱下了马甲与束缚着牛仔外裤的皮带,也一并叠好放在桌角。他来到Michael的脚边,再次跪下。

一只手不容置疑地提起他的后襟,把他拎到膝盖上。长裤自上而下离开了他的身体,他双手交叉垫在后脑勺上——Michael看得见的地方,顺从地保持好固定的姿势,调整呼吸。

第一鞭下来的时候,像是毒蛇的撕咬砸进了肉里。痛呼溢出了嘴角,Ray才咬紧了下唇。接下来的几鞭如法炮制,剧烈而彻底的疼痛烙入肌肤,光是保证姿势就花光了他的所有力气,扣在脑后的十指紧缩着,他眨落眼中溢出的生理泪水,大口地吸气,似乎不这么做就无法呼吸。鞭打没有缓和或者停顿,严酷的惩罚带着千钧的力气,伤痕连成一片,灼热的痛感逐渐覆盖了整个下半身,他再也无法克制喉咙里迸发的哭喊,伴随着鞭声放肆呜咽着。痛苦的、挣扎的、期盼的、抱歉的、乞求的。他感到有些丢脸,于是他不管不顾地把满脸的泪水都蹭在了Michael的西装裤上,与此同时他紧闭双眼,陷入了一个黑色的世界。他听到挥鞭声从外部传来,耳边紧贴着的胳膊之下血液流淌的声音,他一瞬间有些恍惚,不知道这是他的还是Michael的;他闻到多种混合的独特气味,嘴里腥咸的血味,来自Michael身上熟悉的体味,还有他西裤上淡淡的酒精消毒水的味道——那来自医院,想到这他就有些难过。此外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左耳的耳鸣响起来了,他想他应该立即告知Michael,但是他没有。

三记鞭打之后,Michael的左手停留在他的颈后,顺着背脊轻轻抚摸了他两下。“There there.” 来自高处的轻声安慰响起,带着Michael嗓音里特有的模糊。埋在他膝头的身躯一阵战栗,那是惧怕而满足的颤抖。趴在一片黑暗里,被重重痛感压迫着,他却感觉自己像羽毛一样轻盈。

Michael再次轻拍他因绞紧许久而发白失血的手指,命令他放松下来,接着,他撸了一把他布满冷汗的额头,顺手抚平了他挣扎过后凌乱的碎发。后者会意地顺着他的手势,重心后移,跪回他的脚边。他两只通红的眼睛躲闪地仰视他,是出于惩罚之下本能的畏惧,而不是不确信。他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,全身因疼痛而颤抖,只能用灵魂的力量勉强支撑起这个姿势的空壳,一阵风吹来就要即刻倒下。

“我已经回来了,Ray。现在,我需要你也尽快地回到我身边。我们还有事要做。(I’m back, Ray. Now I need you back by my side as soon as possible. We got work to do.)”

短鞭被随手扔在桌面上,皮椅被拖着前移一步,那只在他身上种植了血痕的右手把他按在大腿上,让他借着力倚靠,于是Ray知道自己被原谅了。他的额头抵在前者的腿侧,身躯里的五感逐渐回流。

“Yes, boss. Sorry, boss.”

他终于说出来了。

 

The End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上情节应当发生在《绅士们》电影中Mickey从鱼市逃出,与Ray捉住Fletcher之间。Ray责任感和自尊水平太高了,陷入自我怀疑无法放过自己的时候,Mickey很乐意帮助他的副手释放这种压力,血淋淋地抹去这种不安全感。当然说出来就不好看了,啧。



展開查看留言評論




首頁     書櫃     作家     讀者     會員/充值


企業連結 / 聯繫海棠

熱門推廣

話題

熱門推廣




瀏覽啟示

根據「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」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,已於各該限制級網頁,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。
會員於瀏覽限制級內容時,必須符合以下規則,方可瀏覽:
1.會員必須先登入網站
2.會員必須成年(以當地國家法律規定之成年年齡為準)

   

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( TICRF ) 網站:http://www.ticrf.org.tw
菜單